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滬劇> 正文
  • 守根正新,努力前行——長寧滬劇團經典劇目唱段精選【編者的話】

  • 作者:浦新 2021-02-06 09:02 字體:[ ]

【編者的話】長寧滬劇團前身系已故滬劇表演藝術家顧月珍創立的努力滬劇團。70多年來,劇團發揚“努力”精神,堅持“守住根本,出人出戲”的職責,在競爭激烈的戲曲市場中闖出“長寧模式”——團小志大,傳承與創新并行,始終充滿生機與活力,成為戲曲界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2021年春節來臨之際,小編選取該團近幾年上演的三個劇目中的精彩片斷和唱段,與戲迷們分享。

《雷雨》遵循1959年滬劇界大會串藍本,原汁原味地呈現七大流派特色。該劇是滬劇界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把一臺完整的滬劇大戲帶到歐洲”的劇目,在“長寧”歷史上有著非同凡響的意義。今天,小編呈現的《雷雨》是由滬劇表演藝術家陳甦萍一人分飾兩角(繁漪、魯媽)的版本,在滬劇界也是首次,大家在欣賞過程中可以感受到陳甦萍對于“丁派”和“石派”的駕馭力和領悟力。

《趙一曼》是“長寧”傳承的標志劇目,既是劇團創始人顧月珍的傳世之作,也是現今當家人陳甦萍的代表作之一。該劇中,陳甦萍把自己幾十年的藝術積累全部融入創作之中,以形傳情,以聲唱情,創作出許多精彩唱段,尤其是“血淚遺書”被譽為“陳八曲”,在戲迷中有著廣泛影響。該劇亦是“陳派”藝術趨于成熟的高質量作品。

《楊乃武與小白菜》是展現“長寧”中堅實力的劇目之一,全劇版已絕響滬劇舞臺近二十年。黃愛忠、張燕雯都是頗具唱功的演員,黃愛忠音色明亮,吐字清晰,注重韻味,此番棄“袁”從“邵”,更顯功力;張燕雯音域寬廣,高低自如,尤其注重以情唱腔、以腔傳情,很具藝術感染力。

一、《雷雨》
1、盤鳳
陳甦萍  張燕雯
繁  漪:(唱)這幾天為何不見大少爺?
四  鳳:(唱)大概是他事情忙。
繁  漪:(唱)聽說他要到礦上去?
四  鳳:(白)我不曉得。
繁  漪:(唱)難道無人對你講?
四  鳳:(唱)我只曉得少爺房里的傭人們,
             相幫他在理衣裳。
繁  漪:(唱)他現在可曾起了床?
四  鳳:(白)太太,你問的是誰?
繁  漪:(唱)是大少爺。
四  鳳:(白)我不曉得。
繁  漪:(唱)他昨夜回來是啥時候?
四  鳳:(白)我不曉得,太太。
       (唱)我是每天晚上回去睡。
繁  漪:(白)你是每天回去睡的?
       (唱)為何要每天來去走匆忙?
四  鳳:(唱)是你太太吩咐我回去
繁  漪:(唱)那時老爺在礦上
             如今他回來無人會服侍
             你每天回去不妥當

滬劇《雷雨》幽會 

2、幽會
黃愛忠 張燕雯
四  鳳:   萍......
(唱)     總是這樣偷偷摸摸會一面
周  萍:
(唱)     所以我要離此地
四  鳳:
(唱)     我看此地的太太真可憐
           老爺一回來
           看見太太就發脾氣
周  萍:
(唱)     父親說話像法令
           他的話無人能改變
四  鳳:
(唱)     我真怕萬一被了
           老爺曉得我倆的事
周  萍:
(唱)     可怕的事情并不在此地
           四鳳呀你告訴我
           近幾天可曾有啥風言風語
           傳到你的耳朵邊
四  鳳:(白) 沒啥。
周  萍:(白) 真的沒啥?
四  鳳:(白) 萍你講的是什么?
周  萍:
(唱)     那就不必提
四  鳳:
(唱)     我是永遠相信你
           相信你永遠不會將我騙
           聽說你明天到礦上
           你為啥不帶我一道去
周  萍:
(唱)     并不想打算帶你走
           
四  鳳:
(唱)     你明明曉得我
           早晚總要離此地
           說不定明天太太
           就要回掉我
周  萍:(白) 什么?太太要回掉你?
四  鳳:
(唱)     大概我做錯啥事體
           也可能是我瞎猜想
           也作興太太是無意
           你帶我出去好不好
           我曉得你
           日常的飲食起居是無人料理
           你一人在外少照顧
           我情愿幫你燒飯洗菜
           縫縫洗洗來侍候你
周  萍:
(唱)     四鳳你講的都是孩子話
           可是我
四  鳳:
(唱)     四風決不連累你
           倘若有人多閑話
           四鳳立刻離此地
           你不用擔驚受怕在心里
周  萍:
(唱)     四鳳你不應該
           如此小看我
           難道我竟是
           這樣的自私自利
           這幾年來有人環境逼迫我
           我自己恨極我自己
           現在我剛剛有生氣
           放開了膽子能夠愛著你
           就算我愛上了一個女傭人
           冷言熱嘲總難免
           盡管人家背后去論是非
           只要我大少爺心歡喜

滬劇《雷雨》盤鳳

3、花園會
陳甦萍 黃愛忠
繁  漪:   萍,請你等一等,稍微坐一坐。我有幾句話要同你講。萍...
   (唱)  方才的情形你親看見
           你父親是怎樣對待我
           我身受痛苦非一天
           往后去還要照樣受折磨
           一天兩日還能受
           整年累月日難度
           無窮的時光無盡的苦
           叫我怎樣光陰過
周  萍:
(唱)     父親他
           總是這樣的老脾氣
           言出如山不馬虎
繁  漪:
(唱)     不能讓人家講一句
           我就要聽一句
周  萍:
(唱)     聽不進就當它風吹過
繁  漪:
(唱)     看你講得好輕松
           你不要不真不假對待我
           還希望還像從前一般樣
           誠誠懇懇熱情多
           要曉得我有多天不見你
           心里已經足夠苦
周  萍:
(唱)     正因為相見苦更多
           因此要離家出門戶
           免得我們
           早晚常相見
           提起往事后悔多
           
繁  漪:
(唱)     可是我一點不后悔
           我做事情從來未曾后悔過
周  萍:
(唱)     半月以來我不見你
           我向你明白表示過
           懊悔我從前做錯了事
           怨恨我自己太糊涂
           我對不起父親
           更對不起沖弟弟
繁  漪:(白)  最對不起的人倒反而拿她輕輕地忘記了。
周  萍:(白)  是啥人?
繁  漪:(唱)  是你曾經引誘
           過的后母就是我
周  萍:(白)  你瘋了!
繁  漪:
(唱)     你欠了我一筆債
           你要對我責任負
           不能見了新世界
           就一個人奔去撇開了我
周  萍:
(唱)     講這一些言語真可怕
           難道你家庭地位
           父親體面都不顧
繁  漪:   體面你也講體面
(唱)     你周家門庭好體面
           十八年來我看得多
           樁樁件件在心頭
           罪罪惡惡我都清楚
           我自身做事自身當
           自己會把責任負
           不像你們周家的老爺們
           做了壞事還要充彌陀
           表面上是正人君子有道德
           暗地里是男盜女娼都會做 
           你周家都是偽君子
           包括你父親與祖父
           佛面蛇心多狠毒
           你父親要算第一個
           他從前引誘人家窮姑娘
           玩厭了死活全不顧
           你就是他的私生子
周  萍:(白) 你瞎講
繁  漪:
(唱)     我有贓有證有來路
           十五年前有一天
           你父親酒醉糊涂
           告訴我
           照片年輕小姑娘
           就是你的生身母
           你父親玩厭了她不要她
           她一氣自盡就投了河
           請看看這是你的好父親
           這就是你周家體面好門戶
周  萍:(白) 好,好,你講吧!
繁  漪:
(唱)     你父親非但騙了你的娘
           后來他又占有了我
           
           我受騙只得到周家來
           生下了沖兒人一個
           周家好似活地獄
           十八年歲月受折磨
           來時青春一少女
           如今被折磨得
           像死人差不多
           三年前你從無錫到此地
           是你要我走上了這條路
           使我這后母再不像后母
           情婦也不像情婦
           是你是你大少爺來
           引誘了我
周  萍:(白)  請你不要講引誘兩個字好不好!
繁  漪:
(唱)     可記得那天半夜里
           在這間房里親口告訴我
           你說痛恨你父親
           只望你父親早亡故
           你說過不怕犯下逆倫罪
           只要同我一起過
周  萍:   這是我一時的情感沖動
繁  漪:
(唱)     你不應該對我講出此種話
           我雖年輕總是你后母
周  萍:   這是我一時的糊涂,難道說
 (唱)      你就一點都不肯來原諒我
繁  漪:  
(唱)    我已是心如死灰專等死
是你在我心上燒起了一把火
如今又撇開了我不要我
讓我像花兒無水漸干枯
你說叫我怎么辦
繁  漪:   萍,我希望你不要走!
周  萍:   不要走?要我在這一個家庭里整天想著過去的罪惡就這樣活活悶死嗎?
繁  漪:
(唱)     既曉得這家庭能夠悶死人
           你怎么肯
           一個人走就孤孤單單丟下我
周  萍:   你沒有權利講這種話,你不要忘記你是沖弟弟的母親!
繁  漪:   我不是!不是!自從把我的性命名譽都交給了你,我什么都不顧了!我不是他的母親,也不是周樸園的妻子!
周  萍:   如果你以為你不是我父親的妻子,可是我還承認我是我父親的兒子!
繁  漪:   你!
(唱)     你到底還是你父親的好兒子
           難怪你處處要學他樣
           這幾天你故意不來探望我
           我以為你另有事情忙
           原來都是些膽小怕事的無用輩
           只怪我瞎了眼睛早沒有把你看清爽
周  萍:   好好好。
(唱)     反正你隨便怎樣講
           現在你應該看清爽
           我和你關系難見人
           因此我萬分厭惡在心上
           你說我錯我承認
           但是你也有責任在身上
           你聰敏女子最能了解人
           對我一定肯原諒
           你罵我怨我都不要緊
           只希望這一次的談話是最后一次
(白)     請你讓我走吧!
繁  漪:   萍!天!這日子叫我怎樣過!

滬劇《雷雨花園會》

4、扯支票
陳甦萍  李恩來
周樸園:
(唱)     是梅家千金女
           突然投河去自盡
           后來不知如何樣
           件一事情你可知因
魯  媽:
(唱)     我認得一個年輕姑娘她姓梅
           不是名門女千金
           她出身是個貧家女
           在周公館里做傭人
周樸園:
(白)     你大概弄錯人了吧,不妨也可以講來聽聽。
魯  媽:
(唱)     聽說她與周家少爺不清白
           生下了兩個孩子就難見人
           后來周少爺嫌她是底下人
           丟了她就另攀高門親
           大兒子留在周家地
           她手抱嬰兒去自盡
魯  媽:
(唱)     她是周公館梅媽的獨養女
           她的名字叫侍萍
周樸園:(白)你姓啥?
魯  媽:(白)我姓魯。
周樸園:(白)姓魯......侍萍......
(唱)     這一位姑娘尋死后
           聽說有人埋葬她尸首
           不知她墳墓在哪里
魯  媽:(白)老爺,你問這為啥?
周樸園:(唱)我想幫她修一修。
魯  媽:(白)這為啥?
周樸園:(白)因為我同她是親戚。
魯  媽:(白)親戚?那你就不必了。
周樸園:(白)這是為什么?
魯  媽:(白)因為這個人現在還活著。
周樸園:(白)還活著!
魯  媽:   恩。
(唱)     她要投河尋死路
           偏遇好人將她救
           別人以為她己死
           其實她流落異鄉
           帶著孩子四處走
周樸園:(白)孩子都還活著!你是啥人?
魯  媽:(白)我是四鳳的姆媽。
周樸園:(白)四鳳的母親。
魯  媽:
(唱)     可憐她有苦無處訴
           天涯海角任飄流
           討飯縫衣啥都做
           只為了母子二人要糊口
(白)     現在她......
周樸園:(白)現在她?
魯  媽:(唱)現在她就在此地
周樸園:(白)在此地!
魯  媽:(唱)我前幾天還同她碰過頭
(白)       老爺!
(唱)       你是不是要想見見她
周樸園:(白)不!不!不!難道說她不想再去找周家的人嗎?
魯  媽:(白)大概她......
(唱)       再也不愿向周家求
(白)       她為了孩子又嫁過兩次
周樸園:(白)嫁過兩次?
魯  媽:(白)都是下等人,她的遭遇很不如意,老爺你是不是想幫幫她?
周樸園:(白)你先下去吧
魯  媽:(白)沒事了?
周樸園:(白)叫四鳳給我拿一件舊的雨衣來,順便拿一件舊的襯衣。
魯  媽:(白)舊的襯衣?
周樸園:(白)在最老的箱子里,紡綢的襯衣是沒領頭的。
魯  媽:
             這種襯衣一共有五件
             不知你要哪一件
周樸園:(白)要哪一件?
魯  媽:
             有一件在右袖襟上
             燒破了一個洞
             后來用絲線
             繡成一朵梅花補上去
             還有一件左袖襟上繡著一個萍字
             還有一件
周樸園:   還有一件你是啥人啊
魯  媽:   我就是從前
(唱)     侍候過你的底下人
周樸園:   侍萍是你啊
魯  媽:   是我!真沒想到侍萍有一天老得連你也認不出了。
周樸園:   你來做啥?
魯  媽:   不是我要來。
周樸園:   啥人指使你來的?
魯  媽:   是命!是不公平的命要我來的!
周樸園:   三十年了你仍然要奔上門來。
魯  媽:   我沒有來尋你!我沒有來尋你!我以為你早就死了,是天要我到此地來又碰到你的!
周樸園:   請你冷靜一些,你我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了,縱使心里有啥委屈也不要哭哭啼啼!
魯  媽:   委屈?
(唱)     我沒有委屈只有恨
           我的眼淚早已流干凈
           三十年來受的苦
           點點冷水記在心
           你現在是社會上的大人物
           看來一帆都風順
           大概你所做好事都忘記
           你做的孽
           反正痛在別人身
周樸園:(白)過去的事好不要提了吧。
魯  媽:   不要提?
(唱)     我悶在肚中有三十年
           今朝我要吐干凈
           想到初你甜言蜜語將我騙
           日久棄舊迎新變了心
           那年大年三十夜
           我生下孩子三天整
           你為了另娶千金女
           寒風大雪將我趕出門
           你母親逼我留下親生子
           活生生拆散我們骨肉兩離分
周樸園:(白)有一個孩子不是給你帶走了嘛!
魯  媽:
(唱)     見孩子病得快要死
           才叫我把嬰兒帶在身
           可憐我產后剛三天
           帶病負屈趕出門
           迎風冒雪徹骨冷
           求生無路死無門
           我一生受夠你周家的罪
           三十年的痛處說不盡
           想不到四鳳又到周家來
           我與你周家冤孽深
周樸園:侍萍。
(唱)     你我上了年紀有子女
           叫你不要不冷靜
           你以為我所做事情會忘記掉
           可知我內心不平靜
           自從你投河尋死后
           我是時刻想念你侍萍
           我把你當作原配來看待
           正式當你是周家人
           每逢四月十八你生日
           我總是默默紀念痛在心
           甚至于你養萍兒得了病
           把關窗的習慣是也保存
           這一切都是紀念你
           能使我內心好安寧
魯  媽:   你我都是上了年記的人了,這些話你就不必再談了。
周樸園:   那更好!我們就明明白白地談一談吧。
魯  媽:   我與你沒啥好談的。
周樸園:   我想問你,我與你的事魯貴可曉得?
魯  媽:   他不曉得,他永遠也不會曉得的,請你不要怕
周樸園:   好,那你帶走的孩子呢?
魯  媽:   在你礦上做工,現在正在門房里等著要見你!
周樸園:   魯大海!他是我的兒子!竟然在礦上鬧罷工反對我。
魯  媽:   你放心吧,他不會認你這個父親的。
周樸園:   好!那你就爽爽快快講一聲要多少銅鈿?
魯  媽:   啥?
周樸園:   給你養老!
魯  媽:   你以為我來是問你要銅鈿的?
周樸園:   那你來做啥
魯  媽:   我......我真想見一見萍兒
周樸園:   要見萍兒?
魯  媽:   他在啥地方?
周樸園:   他在樓上陪他母親看病。要見萍兒?可萍兒以為他母親早死了。
魯  媽:   你放心,我決不會哭哭啼啼地叫他認我這個母親的。 我也曉得他也不會承認我是他母親的,我只是想看一看他,他畢竟是我養的兒子。
周樸園:   好吧,等一等我叫他下樓來讓你見一見,可是你見了以后立刻就走!我跟你的事體就這樣解決了;仡^我要把四鳳和魯貴的生意回掉,考慮到你生活沒著落,這里有一張五千塊的支票你拿去用,從今以后你魯家的人再也不要到周家來了!
魯  媽:   哈哈哈!
(唱)     這些年來受的苦
           不是你用銅鈿能夠算得清!

滬劇扯支票

5、求萍
陳甦萍 黃愛忠
繁  漪:
(唱)     你若今天離我走
           我的性命也難長久
           你父親硬說我有神經病
           整天叫人來看守
           醫生逼我吃苦藥
           管得我左右難動路難走
           我不是瘋子也變瘋
           這樣的日子我哪能受
           難道你無動于衷看我死
周  萍:(唱)這條路是你自己要走
繁  漪:(唱)你忘了你母親是怎么死
             她也是被你父親
             活活逼死把命丟
周  萍:
(唱)      我的母親不像你
            她把母親的責任負
            她并沒有對不起我父親
繁  漪:
(唱)      這種話虧你怎么說出口
            你忘了自己才是有罪的人
            你忘了三年前怎樣將我來引誘
            你忘了我們
            我一生心高氣傲不服人
            今朝低聲下氣向你求
            這家庭我再也不愿待下去
            你父親的罪我難忍受
            他怕我翻開他的痛瘡疤
            要人家把我當作是瘋狗
            我只有你周萍是親人
            求你帶我一起走
周  萍:(白)這個不可能。
繁  漪:
(唱)     日后你要娶四鳳
           我們合住在一起也能夠
           或者我把四鳳叫回來
           只懇求你不要將我丟

滬劇《趙一曼》月下訴衷腸 

二、《趙一曼》
1、月下訴衷腸
陳甦萍
趙一曼  (唱)襁褓上血跡斑斑恨未消,
襁褓里嗷嗷待哺更添愁。
抱起寶兒想寧兒,
兒啊兒啊,此刻你可安好否?
母子分離五年多,
難抑思念纏心頭。
一張合影照,(口袋里摸出舊照片)
總也看不夠。
無奈金甌缺,
救國志未酬。
神州驅滅日寇后,
親人方能重聚首。
夜夜有心托明月,
殷殷母愛寄問候。
如今已是學齡童,
啟蒙開智誰教授?
愿你爸爸已回國,
父引稚兒起步走。
今夜晚 月色朦朧山河隔,
千里外 窗前月下誰相守?
但愿一家共望月,
同心同德共奮斗。

2、重逢
陳甦萍 顧春榮
陳達邦  一曼!
        (唱)我的愛妻呀,見到你 傷痕疊傷痕,
         禁不住 淚水滾滾痛徹心。 
怨達邦 遠在他鄉難隨護,
恨鬼子 殘忍毒辣無人性。
趙一曼  達邦――
陳達邦  一曼!
趙一曼  不能怪你  你能尋到這里 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陳達邦  我帶著寧兒到處打聽,一路尋找!
        (唱)只曉得 我妻芳名李坤泰 字淑寧,
              也知道 筆名一超求新生。
     哪料到 改了姓 又換名,
     趙一曼 原是我的心上人。
趙一曼  (唱)來東北 加入抗日隊伍后,
              隨軍長 改了姓氏隱真名。
     音信斷絕難告知,
     害你千里苦來尋。
陳達邦  (唱)莫斯科 中山大學分別后,
              多少個 日日夜夜常掛心。
     牽掛著 顛沛流離腹中嬰,
     苦了你 十月懷胎倍艱辛。
寧兒出生我未歸,
     未盡父責愧至今。
     父子情,夫妻愛,
     珍藏心底難盼春!
趙一曼  (唱)達邦莫說痛心話,
趙一曼        達邦---
陳達邦        一曼---
趙一曼  (唱)
     革命人 骨肉離散情更深。
曾記得 臨別贈我一懷表,
              嘁嚓嘁嚓聲聲傳真情。
陳達邦  (唱)嘁嚓聲 那是達邦悄悄話,
              時刻伴你赴征程。
              表蓋上 “達邦興國”四個字,
              親手鐫刻銘記心。
趙一曼  (唱)懷表留給了小寧兒,
              他愛聽,嘁嚓聲聲父叮嚀。

3、向黨作報告
陳甦萍
趙一曼  (唱)十年前 三江之畔宜賓城,
有一位 二十一歲的女學生。
含著熱淚立誓愿,
          此生永做黨的人。
 難忘沖出舊家庭,
 投身革命獲新生。
 武昌城 黃埔軍校當女兵,
 第一次 冒著戰火去西征。
 莫斯科 中山大學新課堂,
          春風拂面暖胸襟。
          懷著身孕回國后,
          生死路上 步步全靠黨指引。
     更難忘 “九一八”后到東北,
松花江上,戰地烽火煉赤誠。
自從身陷魔掌后,
多盼向黨訴衷情
日寇殘酷施暴刑,
苦水血水可自吞
似煎如熬痛醒時,
淚水盈眶難自禁。
非是怯懦懼死神,
實難忍 思念戰友想親人。
長夜里 黨如春風暖我心,
萬般慘痛化憤恨。
我把牢房當戰場,
毒刑烈焰鑄忠魂。
折骨斷腿脊梁在,
抗日意志更堅定。
心中有黨無所懼,
一息尚存 戰斗不止到犧牲。

滬劇《趙一曼》血淚遺書 

4、血淚遺書
陳甦萍
趙一曼  (唱)
         牢門緊鎖夜深沉,
         孤影殘燈心難靜,難平靜。
留書信,紙上沾滿血淚痕。
         筆端下,傾訴不斷肺腑情。
         寧兒啊 母親明早赴刑場,
         準備著 一腔熱血染山林。
          從此母子難相見,
          相見只有影中人。
幸好追回舊照片,
烙鐵印 難毀母子骨肉情。
寧兒抱在娘懷里,
貼心貼肺多溫馨。
寧兒陪伴娘身邊,
母去黃泉不孤零。
寧兒啊,他日里捧著照片思念時,
望兒不要淚淋淋。
娘親是 無悔無懼也無淚,
早把赴難當出征。
自古人生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生命之花金燦燦,
血染紅顏更芳芬。
趙一曼,三十一春已慶幸,
沖破黑暗見光明。
三十一載未虛度,
女子上陣不輸人。
三十一歲更自豪,
敢叫倭寇驚斷魂。
永別了,我心愛的寧兒,
原諒母親不能盡責任。
永別了,我親愛的寧兒,
為了天下眾孩兒,
母子只能兩離分。
獻身抗戰死也值,
埋在青山得永生。
捐軀救國心猶熱,
魂伴山河葆青春。
兒啊兒,娘不能千言萬語教育你,
只留下 生命足跡當路引。
莫忘了 爹娘曾經苦尋覓,
才找到 茫茫黑夜指路燈。
莫忘了 爹娘都是共產黨人,
為國為民 不惜犧牲是本份。
莫忘了 國家興亡 匹夫有責,
         祖國才是 血脈根基 生死相依 疼你愛你 
         不離不棄的偉大母親!
         祖國才是生死相依的偉大母親!

滬劇《楊乃武與小白菜》公堂相遇 

三《楊乃武與小白菜》
1、公堂相遇
黃愛忠 張燕雯
幕后伴唱:
斷腸人望斷腸人,
四目相對言語無。
一個是酷刑摧殘受折磨,
一個是怨恨交集生怒火。
畢秀姑:(旁唱)
秀姑我心愧疚倍感凄楚。
楊乃武:(旁唱)
全因她昧良心害慘了我。
畢秀姑:(旁唱)
幾次想來翻供難上又難,
只因是衙門內官官相護。
楊乃武:(旁唱)
說什么我對她恩重如山,
卻原來婦人心如狼似虎。
畢秀姑:(對楊乃武深深道個萬福)二少爺(唱)
秀姑我連累你遭此劫難,
只因我一時情急釀大禍。
今日里三大憲端坐公堂,
我要為你鳴冤叫屈真相吐。
楊乃武:(唱)
大嫂啊,我已半截身子埋在土,
你何必花言巧語再騙我?
楊乃武待你葛家并不錯,
你怎能恩將仇報栽贓我?
有道是人在做來天在看,
乃武生死在你畢秀姑!

滬劇《楊乃武與小白菜》探監寫狀 

2、探監寫狀
黃愛忠 吳梅影
楊乃武:(白)蕭王啊蕭王(唱)
你創造律法天下揚,
原應該制服惡人懲強兇。
誰知道鋼刀盡斬無罪人,
善良之輩入牢籠。
(白)蕭王啊蕭王,
你在地下可曉得,
我問你造了律法有啥用?
禁  卒:(上)楊乃武,有人來看你了。
楊淑英:(上)兄弟......
楊乃武:姐姐。
[兩人抱頭痛哭。
楊淑英:(唱)親兄弟啊……
一見弟弟肝腸斷,
形容憔悴我心酸痛。
愚姐為你奔走費心機,
到如今落得一場空。
我真有點勿明白,
葛必氏翻供為啥勿成功?
難道你真將小大害……
楊乃武:姐姐呀(接唱)
殺人償命我總是懂。
悔不該與那畢氏有情愛,
余杭縣才公報私仇陰謀兇。
到如今禍從根上起,
不堪回首悔恨重。
楊淑英:(接唱)
我不懂究竟啥緣故,
平白無故要坐牢籠。
楊乃武:(接唱)
堂堂舞弊維原判,
我要翻供有啥用?
我的妻子押牢獄,
初生的孩子拜托儂。
臨行之日來祭祭我,
買棺成斂將我葬送。
楊淑英:(接唱)
弟弟休說斷頭話,
怎能讓你冤沉海底恨無窮?
今朝我一來探望你,
二則是特來告別訴苦衷。
愚姐進京去上訴,
你在監中自己身體要保重。
讓我一狀告準刑部堂,
你可以平反冤獄出牢籠。
楊乃武:(接唱)
京中的門路已走過,
怕只怕你徒勞往返一場空。
楊淑英:(接唱)
你有同科舉人廿多位,
聯名寫好信一封。
讓我再去懇求夏大人,
也許能博得皇上恩典重。
楊乃武:(接唱)
天下烏鴉一般黑,
無錢休想走得通。
楊淑英:(接唱)
我把田地房產都變賣,
湊得銀子到京中。
楊乃武:(接唱)
刑部告狀非容易,
衙門森嚴王法兇。
何況你是女流輩,
姐姐呀我怕你難受這苦痛。
楊淑英:(接唱)
我決不能眼看兄弟冤枉死,
赴湯蹈火義不容。
那怕滾釘板跪火煉,
為兄弟情愿命斷送。
楊淑英:(拿出筆墨紙張)筆墨紙張我已帶來,這狀子你親自來寫。
楊乃武:唉,也罷!就是不能救我一命,讓我在狀子上出一口怨氣也好。
(唱)手提羊毫心悲痛,
楊淑英:兄弟你就在姐姐背上寫吧。
楊乃武:(唱)滿眶珠淚落胸脯。
具狀人葉門楊氏女,
告得是浙江官員公理無。
劉錫彤公報私仇存私見,
嫁禍兄弟揚乃武。
冤指謀命定了罪,
屈打成招長監坐。
浙江巡撫杭州府,
官官相護俱貪污。
堂堂公堂用非刑,
到如今白骨變炭血肉糊。
望請伸雪秉公理,
刻骨銘心感肺腑。
姐姐呀……
你千里迢迢京都去,
為了兄弟奔波苦。
有朝一日重見青天的面,
是姐姐你冒死呈控相救了我。

滬劇《楊乃武與小白菜》密室相會 

3、密室相會
黃愛忠 張燕雯
禁  卒:楊乃武,王爺的恩情,今夜請你吃一頓,明天就要恭喜你了。
楊乃武:(唱)
今夜吃了斷頭食,
明天要做刀下鬼。
禁  卒:楊乃武,你的心上人馬上來陪你了!
楊乃武:(接唱)
見桌上豐盛一席酒,
為何兩只杯子兩雙筷?
剛才說起心上人,
莫非就是那小白菜?
其中一定有巧妙,
今夜的蹊蹺真難猜。
[聽到隔壁有動靜,若有所悟地……(接唱)
隔房竊竊有私語,
說不定借酒敘情來質對。
楊乃武啊楊乃武,
平反冤獄看此一番。
禁  卒:楊乃武,陪你的人來了。ㄍ聘甬吺线M后關門下)
[葛畢氏見楊乃武一愣,回身欲走,無奈門已關上。
畢秀姑:二少爺……(哭泣)
楊乃武:好一個忠厚老實人,竟然變得如此模樣,可惜啊,可惜!想我楊乃武被人害得好慘,我倒不哭,你反而倒哭起來了。事到如今,何必傷心?既來之則安之。趁我們未死之前,來來來,一起飲一個痛快吧!
楊乃武:大嫂……(唱)
今宵不談冤枉事,
且敘衷腸離別情。
記當年七夕銀河看,
我兩人互把山盟海誓訂。
秀妹啊,雖留書信斷絕了你,
當年的深情我記在心。
畢秀姑:(旁唱)
聞聽“秀妹”想前情,
想起了當年讀經文。
我執經問難露情意,
他對答如流表真心。
想當初眉清目秀才學好,
到如今渾身傷痕不像人。
楊乃武:(走上一步)秀妹,請坐。
畢秀姑:(羞愧地)二少爺請。(低頭坐下)
楊乃武:秀妹,請用酒吧。(葛畢氏搖搖頭)為何不吃?你不是會飲酒的嗎?(唱)
曾記當年讀經文,
閑來飲酒共談情。
明天刑場要伏法,
臨死對酌再談心。
本來浮生如若夢,
為人處世是虛情。
就說卑人楊乃武,
十年寒窗苦用心。
昔日中舉多榮耀,
本想會試進皇城。
誰知出乎意料外,
皇城不進進監門。
頂子不戴戴枷鎖,
我是舉人不做做犯人。
箭衣廂鞋被剝奪,
罪衣刑鞋穿上身。
我把那囚車當作轎兒坐,
我把那解差當作底下人。
從縣到省再進京,
有千人罵來萬人恨。
功名未成先伏法,
明天殺頭請皇命。
秀妹啊,今宵雖非良辰美景重敘情,
我與你生生死死,
同飲一杯斷命酒,
縱然一死也甘心。
畢秀姑:(唱)楊二少爺放寬心,
你不久就可脫罪名。
楊乃武:(唱)明天伏法頭來斬,
還想脫罪你騙啥人!
畢秀姑:(唱)方才刑部來審理,
你不知情我知情。
謀殺親夫我擔承,
你的性命不要緊。
楊乃武:(唱)刑部大堂維原判,
        你我休想活性命!
楊乃武:(唱)
你看我遍體是傷痕,
你看我將成殘廢人。
我楊家家破人也亡,
我乃武身首要兩處分。
我家叔叔與舅舅被扣押,
還連累了妻兒進監門。
同胞姐姐告部狀,
她是舍生忘死把釘板滾。
最傷心姐姐還落個誣告官府的罪
連我要死六條命。
楊乃武:你害了我楊家一家了!
畢秀姑:二少爺,是我秀姑害了你楊家一家門!
楊乃武:(唱)
秀姑不要太難過,
乃武雖死不怨你。
但有一事要問清楚,
我是為你秀姑死,
你死為了哪一個?
畢秀姑:(唱)
謀殺小大不是你
楊乃武:他……他是誰?,
畢秀姑:(唱)就是惡賊劉子和。
楊乃武:劉子和?他是啥人?
畢秀姑:他是余杭縣劉錫彤的兒子。
楊乃武:劉錫彤的兒子?哈哈……(哭)(唱)
誰是誰非已明白,
殺人的兇手是劉子和。
我問你通奸謀命是啥人?
畢秀姑:(唱)
就是惡賊劉子和。
楊乃武:(唱)
謀夫奪婦是啥人?
畢秀姑:(唱)
也是惡賊劉子和。
楊乃武:(唱)
既然樁樁件件是劉子和,
那你為啥害我楊乃武?
畢秀姑:(唱)
他們說你楊孝廉,
新科舉人功名大。
當今皇上器重你,
條把人命不在乎。
楊乃武:(唱)
我為你功名已革掉,
為你三年牢房坐。
我為你弄得人不像,
我問你在乎不在乎?
畢秀姑:二少爺,是我秀姑害了你!是我秀姑冤枉了你!
楊乃武:冤枉!這冤枉兩個字……
(唱)
你為啥早點不肯說?
畢秀姑:二少爺(唱)
初審就要講清爽,
看你受刑心發慌。
救你心切所以才將你冤枉。
楊乃武:(唱)
我姐姐曾經懇求過你,
替我翻案喊冤枉。
三大憲提案重審問,
你為啥堂上又不講?
畢秀姑:(唱)
官官相護三大憲,
喪心病狂理不講。
我要翻供不準許,
連連不斷大刑上。
楊乃武:(唱)
同胞姐姐滾釘板,
她是舍生忘死告部狀。
刑部大堂再審問,
你為啥堅持又不講?
畢秀姑:(唱)
天下烏鴉一般黑,
秀姑我心已絕望。
罪名全由我來擔,
是生是死早已忘。
二少爺……
現在真相你全明白,
誰是誰非你已清爽。
恨我翻供來不及,
恨我有冤無處講。
恨我明天就要死,
恨我要救你是無希望。
楊乃武:(唱)
難道讓殺人的兇手漏法網,
要我們無罪之人刀下亡。

戲劇網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上海滬劇院開啟15天15場新年慰問演出
上海滬劇院開啟15天
榮文滬劇“告別2020 擁抱2021”
榮文滬劇“告別2020
牛年新春,長寧滬劇人邀戲迷唱響上海聲音
牛年新春,長寧滬劇
金黃澄亮羅漢錢——經典滬劇《羅漢錢》誕生記
金黃澄亮羅漢錢——
大型七場原創滬劇文學本奉賢阿慶嫂研討會舉行
大型七場原創滬劇文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 滬劇視頻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安徽波克麻将下载 今天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 股指股期货平台 在线游戏杭州麻将 博彩通评级一Welcome 伯乐彩票平台 金道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辽宁快乐12推荐任二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历史 最新秒速赛车玩法攻略教程_Welcome 江西多乐彩即时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常规图表 瑞波币交易平台官网 英盟娱乐官方网站-Welcome 钱柜娱乐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白小姐2021图库马报资料 澳洲幸运10是官方的吗